1. 旅游 > 大神娱乐求代理,斗战忆西游|悟空之眼:菩提老祖究竟会是谁?
  2. / 正文

大神娱乐求代理,斗战忆西游|悟空之眼:菩提老祖究竟会是谁?

大神娱乐求代理,斗战忆西游|悟空之眼:菩提老祖究竟会是谁?

大神娱乐求代理,作者简介:乱月风华,穿梭于现实和虚幻世界之中,带着入世修行的觉悟潜心沉淀了十年,经历颇丰,如今仍然在修行的路上越走越深,希望能悟出人生的真谛,其独到的见解是其十余年修行结果的缩影,对于人心,人性有所感悟,希望能和大众共同交流,从而求证其修行之果。

“灵台方寸山……斜月三星洞……”我缓缓睁开双眼,凝重的望着眼底的茫茫云海。微风从耳边略过,抚动着金光闪闪的鬓角,那风沿着我的视线与翻滚的无尽云海一直走向远方一望无垠的天际,太阳,即将从云海中缓缓展露。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:“哎……几百年过去了,我果然放不下的,还是这件事么?”心如明镜,一念由心生,我双腿轻轻一腾,只见那云海之中随即打着一个旋儿,一朵闪烁着七色奇光的云彩渐渐在我的脚下成型,刹那间,风淡云散,只在原地留下一件叠成莲花状的袈裟。我乘着这朵七色祥云,前往当初我得到他的地方,是的,恩师菩提祖师的居所——斜月三星洞。

还记得当初我只花了三天时间便习得了腾云驾雾之术,师兄弟们无不羡慕,师父也颇为惊讶。而我后来修得正果,才知道,这腾云驾雾之术,一般人修炼,没有五十年的修行是休想乘上的。我当初也只是知道自己是聚天地灵气而生的石灵,三界六道之内随属异类,可也不是那独一无二,而能有今日成就,纵使经过千年时光,我也无法忘记恩师的知遇之恩。

当初师父让我离开师门,且无论如何不能提他老人家的名讳,我开始只是谨遵师父教诲,而后慢慢略微领悟师父的深意,可如今仍有一事不明,昨日一梦回当初,定是冥冥之中的安排,时机成熟,我必须把这个沉积了整整一千年的问题寻得一个答案。一个筋斗十万百千里,转瞬之间,我已经来到斜月三星洞的正上方。我隐去佛光,摇身一变,换做一名农夫,缓缓走到洞前,时光仍然,但门洞上的门环似乎丝毫没有收到时光的冲刷,是的,我当年经过它的时候是如何的斑驳,今天看还是如何的斑驳,区区一道石门,千年而不坏,若是一般的修行道馆,未免也太反常了,师父偏好这扇门,非要他保持这个半旧不旧的味道?

一般稍微有点能耐的馆主,不是金雕玉琢,就是顺其自然,反正都有一番特色,其中定有蹊跷!我轻轻敲打门环:“扣,扣,扣!”开门的是一位道童,嗯,看来人不换是不可能的,“请问施主有何事?”道童问到。“我是附近的农夫,一时迷路,经过此地,想给你问个路,顺便套碗水喝。”“哦,好的,请进。”我随着道童来到前厅,依旧是那个熟悉的场景,纵使千年一草一木的位置也没有改变,这个时间师父应该在课堂授课吧。“施主,您在这里稍等,我去去就来。”

“哦……哦,好。”看着正堂里那熟悉的桌椅摆设,窗外熟悉的风景,这里的感觉还是那么亲切,来到这里,是命运的安排么……“相逢即是缘……自有仙指教……”“聊得来是缘,聊不来亦是缘。”“师父!?”我蓦然回首。“啊,你果然还是来了。”不知什么时候,师父默默的站在了正堂的侧门,神态依旧是那么安详,“我想时候也差不多了,就让他们自己先练去了,这里说话不方便吧,我们换个地方。”只见菩提祖师长袖一挥,化作一片祥云仙气,我就这么眼铮铮的看着他把我带到了……水帘洞?!移形换位……“嗯,还是这样的地方说话方便,哈哈哈哈。”

师父笑着,洁白的长须有节奏的飘动着,和水帘洞前的瀑布几乎融为一体,师父轻轻一指我曾经的王座,“大圣,请坐,请坐。”我浑身一颤,现了原形:“师父……你……”“悟空,啊,不对,现在应该叫你无量,斗战圣佛了,圣佛请坐,有话咱慢慢说。”我缓缓走向曾经的王座,尽量保持自己的气场没有混乱,但是却无法控制内心的惊讶:我现在依然是斗战圣佛,修的正果,而且为了自己的目的还修炼了五百年,三界之内能看穿我法术的人勉强应该不过三人,一位是道家始祖元始天尊,一位是佛祖释迦摩尼,玉帝老儿还要借助仙丹仙器勉强看透,难道师父的修为在玉帝老儿之上……?!不可能,要是这般,那师父应该早已位列仙班,怎么会在这样的小道观里修行,就算他想,其他天神也早来打扰了吧,这实在是太奇怪了,师父到底是什么人……额不,是何方神圣?

“圣佛若有所思,成佛之人不是应该心无杂念,万法皆空了么?”师父笑眯眯的说道。“师父,徒儿虽已成佛,但心中仍有诸多困惑,尤其是……尤其是对于自己的身世命运,以及……”“以及……?”“师父您,究竟是何方神圣?”我再三考虑,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虑。

“啊啊,圣佛言重了,吾辈区区一届老道,怎么敢在圣佛面前谈得上神圣呢?”“区区一届老道,不用任何法术法器,可看穿仙班的变化之术,而且扬手一挥,便可将我一同带至远在一海之隔的水帘洞中,是问三界之内,哪里有这样的老道?”“我能知道是圣佛光临乃是感觉到圣佛身上的仙气,而这移形换位之术也不过是多年修行的雕虫小技罢了,献丑献丑。”师父这明显是揣着明白装糊涂,事到如今,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这几百年的修行为的可能就是今日!“师父!我身为斗战胜佛,自完成取经大任,修得正果后,又苦心修炼百年,将这双火眼金睛提炼为看清三界六道内一切是非的宝具,如今三界之内无论人,神,妖,我皆可以看穿其本来面目,就算因为修行道行不足,也可观其身边气息,起码知道是属哪一届,为了避免横生是非,这个本事我从来没有跟别人提及,不要说是修炼多年的妖仙,就算是菩萨,佛陀,一样可以看出其成仙之前来历。

可是……我却看不穿师父的原形!就算到了这个程度,都不可测得其来历的,唯有元始天尊和佛祖释迦摩尼,而师父你……我居然只能隐约看到你身边飘散的淡淡仙气,师父……”我再也抑制不住激动的情绪,奋力一拍王座,那瞬间石破天惊,无数石块炸裂开去,如汹涌的潮水一般涌向前去“不!菩提祖师,你究竟是何人!?”

菩提祖师定睛一看,那汹涌的潮水在他面前瞬间安静了下来,石块如雨落一般纷纷坠地,很轻盈,没有发出任何响声。透过石块的分析,虽然只有一瞬,但是我还是看到了师父脸上一闪而过的惊诧,认识师父这么久,我只见过两次这样的表情,一次是刚刚,还有一次是一千年前,我学会筋斗云,师父头一次看到的时候。“哦?已经到达这个程度了么……看来果然时候到了啊。”

“时候到了?果然,师父你……”我就知道师父的身份绝对不一般。“如果你已经有了如此修为,那么,此次前来定是抱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觉悟咯?”师父依旧是笑盈盈的,但是眼神比起之前,可以感觉到犀利了几分。“不是的,悟空成佛以来,知道理应万法皆空,但事实是越是希望回归至空,越是迷茫,在迷茫与现实中,我感觉,成佛并不是圆满,心中仍然有执念。

执念有,但不可执着,就算这次带着正果之身,千年修为,能不能还愿,一切还要随缘,悟空只是尽力而为便好,阿弥陀佛。”说罢,我双手合十,向师傅深深鞠了一躬。“哈哈哈哈!”师父仰天长啸,“造化,造化啊!悟空,你果然是造化里的造化!”只见菩提祖师双手一挥,水帘洞的石块,随着水流一同如风散去,一阵微风袭来,我和师父已然双腿盘坐在一条流水潺潺的小河边,我们背后轻轻依靠着……两颗菩提树?!而师父的道袍与长须一同被祥云仙气包围,如盘坐在莲花座上的佛一般,“吾辈本名——乔达摩·悉达多。”

“乔达摩·悉达多?!”这不是……我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所见所闻,从石头里蹦出来,直到取经路上九九八十一难,修得正果,俺老孙什么没有见过,可这眼前的场景,已经不能用毁三规来形容了,“我勒个去!师父你……”“悟空,你今日有什么问题,但问无妨,吾辈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”“师父,你这玩笑开大了,你是说……你其实就是佛祖?”我要好好整理一下我的思维回路,斗战圣佛的脑筋是要跟不上了,“你是佛祖,那现在坐在大雷音寺的是谁?”“是佛祖,也不是。”“那是还不是啊……想当年六耳猕猴变化我的样子,闹了一出真假猴王,我尚可接受,师父,哦,不佛祖,您这出,我是完完全全看不懂了!这什么……跟什么啊?”“不急不急,悟空,你是天地石灵,修道千年,位列仙班以来,贵为斗战圣佛,专斗世间不平事,那么心中可有过疑虑?人,妖,仙,有何区别?”“师父果然是知晓的,悟空从大闹天宫以来,取经路上,人,杀过,妖,除过,神仙也打过,这个金箍棒不知沾染了多少血腥,而悟空以为人修炼为了成仙,妖修炼为了成仙,神仙修炼……是为了成为更厉害的神仙。”“嗯,不错,那么既然都修炼,即使有欲望,得道万法皆空,又何必再修行呢?”“修行是为了……为了得更高的道。”“比如?像佛祖一样?”“嗯……应该是吧。”

“那既然这样,人,妖,仙又有什么不同?”“悟空以为……没有不同,我经历过这么多自己的磨难,看着世间的磨难,人,妖,仙皆可为善,亦可作恶,当年取经路上,有多少难是天界放下的祸害,我只是不说罢了,而有多少妖精,悟空的确是后悔一棒呜呼,上天有好生之德不说,妖亦不一定就为非作歹,害人性命,为何非要赶尽杀绝;换做一些仙班,位居高位,不司其职,导致人间灾害泛滥,民不聊生,是比妖要祸害的多!最后不过是收拾收拾残局,一笑而过或是绝口不提,其他神仙也碍于情面,不便言语,有时候悟空真的觉得,仙比妖还要可怕,妖做害,不过害一人害一方,仙为害,势必害一国害一世!”

“哈哈,好啊,好一个斗战圣佛,果然敢讲敢言!那悟空我问你,人,妖犯了错,仙治,仙犯了错,谁治理?”“仙?嗯……依照果位权重,仙班仙法,由上一层的仙来治理。”“哦,那这仙班仙法是由哪路神仙掌管的呢?”“天庭众仙,玉帝掌管。”“那你当初大闹天宫,为何不按仙法处置?”“能力不及,无法处置。”“那处置你的是仙法还是决定仙法的能力?”“是……能力。”“三界六道之内,谁的能力最大?”“佛……佛祖。”

“如若佛祖犯错违法,那又如何?”“佛祖……佛祖怎么会犯错?”“人非圣贤孰能无过,而圣贤就一定没有过错么?”“这……”师父的连环提问,正中我的心坎,这边是我身为斗战圣佛一直以来的疑虑:“师父!既然您是佛祖,那悟空觉得,当年从石灵化为石猴,来到这斜月三星洞拜入师父门下绝对不是偶然。正常仙班五十年习得的腾云驾雾之术,我再快也不可能三天就学会,而后您教导我的仙法仙术,在我即将成型之际又把我赶出师门,并叮嘱绝对不能报我师从何处,是有您的用意。大闹天宫,被佛祖压在山下五百年,取经的九九八十一难,绝对不是巧合,是造化奇妙,是我的命运,还是……您的安排?”

“悟空,当年我得道成佛,悟得万法自然,时候传为玩法皆空,而当我作为佛祖之后,其实和你想的是一样的。我的得道是命中注定,还是机缘巧合?这边是造化。佛祖亦是需要修行的,‘空’是一种流动的状态,万法自然是真,万法皆空是空谈。

既然我是由人得道成佛,那么一样,佛也可以误入魔道成魔,一念为善则得善果,一念为恶即种孽缘。而最难得,是在善恶间的平衡,那个度,便是无的含义。”“师父,您的意思是,成为佛祖之后您……还有执念?”“若世间万物皆有其安排,那又何须我们操心呢?我们操的心,便是执念。而能力靠的是修炼,这个是自然的道理。

好比你当年大闹天宫……”师父拿起了一粒小石子投向远处平静的溪流,“仙班的状态如同这水流一般,看似平静,其实其中暗流涌动,一颗石子的冲击便足以使他们表现出各自的意图,无论是觉得不应该打破天规仙法权威的保守仙班,还是想趁机拿下你受奖邀功的激进仙班,为的不过是一样东西——利益。而平时他们相互之间已经保持着一种相对稳定的依存关系,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冲击才能产生效果,这就是变数。”“您是说,我就是那个石子,那个变数……”“嗯,只是你,还有……”

师父微测的双目看了看我,食指缓缓指向自己,“还有我。”“什么?!”我心中暗暗一惊,师父……哦不!佛祖也是变数?

清风拂过,菩提树的叶子打着旋儿,轻轻飘落在我们的面前,师父的眼神安详而坚定,似乎还带着一丝丝的凄凉:“当年,我在这里顿悟,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而使世间大众得到安平喜乐,就如你另外一个师父——唐玄奘一般。”“师父他……”“大爱,无论人,妖,甚至是仙,都要渡,可是,世间万物是平衡的,顾次而失彼,真正的大爱,其实就是无爱。”

“无爱?!”“是的,你刚刚说对了一件事情,三界六道之内,是我,哦不,是佛祖的能力最强,但是是在一个前提下的,那就是三界六道能容我。”“师父您这意思……”

“我以自己的修为,能力,道法,使得三界六道保持着这样的平衡,但如果非要硬碰硬的去算法力和修为,我也不可能以一己之力敌得过三界六道的全部生灵,甚至是随便一界都吃不消,而相反的,三界六道又分别有着自己的平衡——妖精占山为王,以能力定输赢,最野蛮,最直接,而人划分疆域,分国分族,制定自己的道德法律,仙界看似最为融洽,实际暗中亦是拉帮结派,明争暗斗;人间被妖祸害而求于仙界,仙界疲于争斗并以人界管理和惩治妖界作为斗争压力的转借点,直接微妙的相互制约,才有了今天的局面。

成佛后的我,就和你一样,以为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,而边做边修行,边修行边经历,边经历边思考,边思考边迷惘,周而复始,当我发现问题的时候,我已经成为了佛祖,那个被称为全知全能的佛祖,不可以,不可能会犯错的佛祖。我的存在已经不是我自己的意愿了,而是三界,尤其是仙界的意愿,我自己知道,我的身上,不只有神性,还有人性,和魔性,这三者必然是统一的。

可是佛祖怎么可能有人性呢?更不要说魔性了。我必须秉公之法,我代表的是三界的意愿,无论是修为,道行,技巧,套路我是以我的能力去管理,嗯……去统治三界的,这其实并不是我当初所想的,当我看到仙班们身上的人性和魔性时,我很纠结,我到底是在为善,还是在为恶。就这样,经历了很多次三界的劫难,我知道了一件事情,我之所以能看到别人身上的人性和魔性,是因为……”

“是因为……?”“是因为我身上带有的相同的性质。”“什么?!”“是的,神性是绝对的无欲无求,只按照最优化的既定规则去处理的,不会有丝毫的偏差,而人性就是那个偏差,执念越强,欲望越强,产生的偏差就会越大,而造成的结果就会远远的超出即可预见的范围。而魔性就是对于欲望的执念超过了自己本身的承载范围,遁入魔道便是如此。知道了这点之后,我曾经一度陷入了痛苦之中,要放弃我的人性么?那是我作为一个人的根本,更重要的是我当初为善的根本,可事实不容许我有人性的部分,所以我只能这么做……”

“师父你……”“我把我作为人的那个部分分离了出来,成为了真正的佛祖,而你面前的乔达摩·悉达多便是如今佛祖的人性和魔性。”

的确,师父的面容比起佛祖要丰富多了,除去他的能力,我只能感觉到面前的是一位人类的修行者而已,“作为人的我,回到当初的地方,继续我的修行,从新融入这奥妙无穷的造化之中,作为人去喜乐,作为人去悲哀。

可是佛祖还有一个这样的分身,这种事情如果传出去,三界六道必将大乱,到时必定生灵涂炭,所以我的法身用术隔断了我与外界的联系,嗯,那个结界就是斜月三星洞。”“所以……我踏入洞口的石门千年没有任何变化?额……那洞里的花草树木?”“洞里的空间,时间是静止的,而一切的变化都由我来控制,花开花谢,四季变化,只有这样,才能保证我肉身的安全,但换言之,我寸步不能离开那里。”“也就是说……”“是的,我实际上是被软禁的。”

“软禁?!”“被佛祖,也就是我自己软禁于此,绝对的神性判断这样是最稳妥安全的方法吧,如果有需要,作为神性的我,会把作为人的我从三界六道之内永远的抹杀掉吧……”“怎么会这样……”我回想起小明当年沉睡于我怀中的情景,是如此熟悉……“自我成就,自我超越,自我毁灭。

很正常,所以你知道我是谁了?”“作为人的……乔达摩·悉达多……”“嗯,是的,像人一样去生活,像人一样去思考,像人一样去经历,神,只能在其能力范围内做出相应的成果,虽然能力是正常人无法企及的,但是永远没有意外;可人就不一样了,因为身上流着人的血液,那是欲望的根源,是变化的根本,只有这样的生灵才会超越,才会产生连神都无法考虑到的变数,为善也好,为恶也罢,善恶本来就是一体的,这边是造化轮回的本质,当初我以为我超脱了,跳出轮回,可最后才知道,其实……我从来没有离开过。”

“那师父……我是……”“正如当初我的出生一般,你作为天地石灵的出生亦是变数,出生于花果山是缘,我有意引你而来是缘。”“果然当初的那个通臂猿猴和路上的樵夫都是……”“只是我的信使罢了,而你既习得一身能与天地为敌的本领,今日又能有心系苍生的觉悟,这便是这一个千年定下的变数,当初我赶你出师门,并不可提我名讳的缘由我想你已经知道了吧?”

“嗯,若大闹天空的天劫是悟空的造化,那报上师门必然引得师父出山,或是仙班查来,就算师父能瞒天过海,可三界之内竟然有如此高人,仙班必定流言蜚语,埋下祸根,成年累月,只怕三界要大乱。而佛祖考虑到三界稳定,以神性论一定会将师父肃清,那弟子就闯了大祸了。”

“哈哈哈,孺子可教。”“师父不让悟空透露名讳,悟空在五指山下便有所思考,定是有什么不便宣扬的地方,未曾想到是此缘由,而今日重返三星洞也是几百年深思熟虑,待我确认修为纯熟,可完全隐去踪迹,才化身来到师父这里,不会给师父带来任何麻烦,请师父放心。”“哎……果然是长大啦,能力不凡,思维缜密,我有想到你会来找我的这么一天,可没想到是这么快,就如当初你习得筋斗云一般,这腾云驾雾之术是需要一番磨练的,而你当初依靠自己的执念和灵气短短三日便习得,三界之内无能出其右,今日能力为师再给你一发提点,你的能力可在为师之上。”

“师父严重了!弟子不敢……”“相逢即是缘,自有仙指教……”“聊得来是缘……聊不来亦·是·缘……”我一字一顿的念出当年再熟悉不过的句子。“哈哈,是呀,你说我们都聊了三个星期了,是聊得来还是聊不来呢?”“师父请指教,悟空谨遵教诲。”

我站了起来,双手合十,谦卑的向师父鞠了一躬,师父目光一转,人起风急,菩提树叶随风飞舞,正衬托出师父的一身正气“悟空,你身为天地石灵,本是无人性可言,虽说天赋异斌,但造就你今日成就的是你的经历与磨难,你的本领和觉悟是不断在经历中积累而成,并非天生,所谓一念成佛,一念成魔,佛亦是魔。

如今你作为石灵,经历妖界,人界,仙界,通宵苍生轮回,要懂得放下心中执念而能容天下万物,而后,最最重要的是……”师父盯着我的眼睛,四目交汇,我深知此句话的重要性,“千万不要放弃身上的人性,那是你最为珍贵的,保持着神性的谨慎与谦卑,敬畏着成魔的狂妄与恐惧,融合人性的纠结与平衡,去成为一个更强的自己,坚持自己的执念。”“谢菩提祖师教诲,悟空,谨记在心。”

我缓缓睁开双眼,放下合十的双手,扯了扯袈裟的衣角,看着远方的云海,修行,从未停止。

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:品神魔,可观看更多关于西游记的解读视频,观看全部《品神魔》系列文章。

天津快乐十分